徐汇艺术馆|《具象的当代性•第三回》参展艺术家-张晨初



展览名称:具象的当代性·第三回

展览时间:2017年9月14日-10月8日

                    周二至周日 9:00-17:00

展览地点:徐汇艺术馆,淮海中路1413号

策展人:傅 军

主办单位:徐汇艺术馆

参展艺术家:白璎、崔彤、林森、刘鹏、石至莹、孙丁一、王大志、肖敏、徐巍、徐增英、张晨初

张晨初

1973年生于浙江台州。2001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毕业,师从靳尚谊、孙为民先生。现为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上海师范大学肖像创作中心主任,上海艺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副主任、美术组组长。

 

晨初微语

艺术要表现社会的清明、文明的进步、人性的美好,但同时也不回避社会的复杂与多面,人性的肮脏与丑陋,这才是现实主义的艺术态度,一个正常的社会不能盛产犬儒艺术或掩耳盗铃式的艺术。

艺术一旦媚俗,艺术审美就会失守丢弃,手里高举画笔,品质向着俗尘低头。

艺术一旦媚钱,艺术尊严的天平就会倾向金子,手里高举画笔,灵魂的分量却已失重。

艺术一旦媚权,艺术良知就会在底线上堕落,手里高举画笔,骨子已缴械投降。

艺术展现的不仅有独特的形象创造,还应有有智慧的课题。我把自己课题定位在:网络自媒体公共平台上的面对历史的新闻话题性的当代写实油画。
保持画面形象的鲜度、语言的力度和思想的锐度,才会保持写实的锐度。从前辈画家那儿汲取经验和教训,尤其是教训,时刻对照自己,避免重蹈覆辙,力保持久的锐度。

写实的功能绝不止于视觉的审美和对时代的赞美。写实绝不止于传统、唯美和抒情,绝不止于为写实而写实,为市场而写实,在当下时代,更要拓展写实的边界、提炼语言的力度和思想的锐度,注重提升介入社会生活和人性关怀的力度,最终磨炼写实的锐度,直指灵魂深处的震撼与启迪。不但要传承写实的技艺和态度,更要承担起当下中国写实油画发展新的历史责任。

 

张晨初

《世界角色:特朗普》布面油画

220×170cm 2017

《中国角色:马云》布面油画

 220×170cm 2017

对话艺术家

问:具象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艺术表达方式,你觉得如何才能体现出一种当代性特质?

张:当代艺术的核心特质并不是狭隘的批判性和偏颇的国际性,应当是艺术家对当下事物所体现出的自由性、独立性,包括视觉和态度上的自由独立,最终走向具有时代特征的创造性。

问:在当代的背景中,你觉得具象艺术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张:具象艺术的最大挑战既不是抽象艺术也不是具象艺术本身,既不是来自外部手机和相机触手可得的摄影,也不是西方500年写实传统的身负,既不是来自对市场、金钱的委身也不是对权力导向的顺从,而是同任何艺术一样,挑战来自画家自己本身,来自画家自身的认识、自身的境界。任何脱离时代科技文明或人文思潮的发展的艺术终将被淘汰。

问:你是如何看待具象艺术的未来的?

张:手机的全民普及冲击了具象艺术,同时也凸显了作为手工绘画的价值。但对现实的漠视与逃离、对权力的附庸与歌德、对市场的饥渴与迎合、对学术的扭曲与迷失、对国际化的误读与山寨、自我的封闭导致自我的迷醉与枯竭,这些因素导致整个社会对绘画意义的理解、期许与要求,都在降低。这是绘画(当然也包括具象艺术)自我边缘化的危机。文艺之殇在于权力,文艺之兴在于自由。

        具象绘画,眼下除了进一步磨练和拓展技术外,更重要的是关注现实,切入当下,坚守价值,重拾信念。在中国,具象艺术的空间还非常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