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汇艺术馆|《具象的当代性•第三回》参展艺术家-徐增英



展览名称:具象的当代性·第三回

展览时间:2017年9月14日-10月8日

                    周二至周日 9:00-17:00

展览地点:徐汇艺术馆,淮海中路1413号

策展人:傅 军

主办单位:徐汇艺术馆

参展艺术家:白璎、崔彤、林森、刘鹏、石至莹、孙丁一、王大志、肖敏、徐巍、徐增英、张晨初

徐增英

男,1977年9月出生于上海,先后就读于上海工艺美术学校丶上海工技术大学丶东华大学,获艺术硕士学位(MFA),现任教于上海思博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中国美术学院绘画学院访问学者、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业版画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创意设计师协会会员。作品曾获全国美展优秀奖、提名奖,上海美术大展白玉兰美术奖,上海文艺创作优品奖,2013年度文汇报文化新人等。

创作体会

在这座喧嚣的的大都市里,科技千变万化,生活千姿百态,五光十色,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快速的发展着,瞬息万变。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从这个意义上说着生活在这都市中,忙忙碌碌的人们都是这座城市的过客。我的作品游城系列的出发点就是想把这种瞬息万变的片刻、某个角度在我的画布上定格下来,以一种静观,超然物外,澄怀味象的状态来审视我们这座城市。在这系列中我对这座城市的观察角度是以鸟瞰的方式进行展现,在表现手法上运用线的方式进行造型,如果考察中国的艺术史,我们会发现其实就是线条的审美史,中国书画艺术传统的造型立足点是基于线条的造型展开的。我的创作目标也在于运用传统的线的造型手段,木刻拓印结合手绘的方式以当代的视觉感受和构成形式对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进行观察,表现。在具体的画面构图上用的是正三角(等边三角),这种等边的三条线对应的是中华文化中对天、地、人三界平等、和谐相处的诉求,这也是当代城市发展的终极目标和追求,也是我们在当代快速发展中常常忽视的目标。

从小生长在上海这座城市,熙熙攘攘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曾经辉煌的国际大都市就像曾经发臭的苏州河那样已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童年、少年、青年、直至步入中年都无时不刻的感受着她的日新月异,我的喜、怒、哀、乐,我的生活与这座城市紧紧相联。魔都上海是一座不断生长充满魔力的城市,我相信未来她会越变越好,我用刀笔刻画她的风情万种……

 

徐增英

《游城之魔都的结构》布上油彩丙烯拓印

122×142cm 2015-2017

《游城之炫色魔都》布上油彩丙烯拓印

122×142cm 2015-2017

对话艺术家

问:具象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艺术表达方式,你觉得如何才能体现出一种当代性特质?

徐:也许这是一个伪命题,我认为只要活在当代你的艺术表达必然是反映当代的,只是或强或弱,有意或无意,你的存在就是当代性。正如丹麦哲学家索伦·克尔凯戈尔否认黑格尔的抽象的精神存在。认为真实存在的东西只能是存在于个人内心中的东西,人是世界上唯一的实在,是万物的尺度。因此具象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艺术表达方式,只要表达当下个人存在的主观意识和心理体验、感受就是具有当代性特质的。

问:在当代的背景中,你觉得具象艺术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徐:考察整个艺术史具象艺术所面临的挑战,不止于在当代文化的背景中,是贯穿着整个人类的文化发展史的。两千多年前艺术就曾面临巨大的挑战,柏拉图就想将诗人和画家逐出他的理想国,他认为艺术家只是摹仿者,他得到的只是影像,并不曾抓住真理;他的作品对于真理并无多大价值;他逢迎人性中低劣部分;他培养发育人性中低劣的部分,摧残理性的部分。毫无疑问在柏拉图的理想国里,理性是被尊崇的,真理是至高无上的。而诗画或者艺术是引起快感的,是感性的,所以应当被排斥,用柏拉图的话来说,“理性使我们不得不驱逐她。”但回顾柏拉图以来两千多年的历史,艺术依然与时俱进,不断发展。而且具象艺术在很长的历史中一直保持着王者的尊位。在图像的制作飞速发展,不断泛滥,日益大众化的机器复制时代,在当代文化的背景中,具象艺术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在苍白、平庸的图像大爆炸时代,艺术家依据个人存在的体验创作出直指人心,明心见性,充满灵韵的好作品。所谓时势造英雄,在当代文化的背景中,具象艺术所面临的最大挑也是她的最大机遇。

问:你是如何看待具象艺术的未来的?

徐:如果简单的把艺术分为具象和抽象两个方面,就像硬币的两个不同面,是矛盾的统一体,是彼此依存,相互成就对方的,如老子所云知其白而守其黑,未来只要抽象艺术存在,具象艺术就不会灭亡。同样具象艺术的强大也会推进抽象艺术的繁荣。作个也许不恰当的比喻我们在生活中要愉快的接受善也要坦然的面对恶,因为我们通过恶知道善的可贵,也因善而理解恶的可憎。艺术源于生活,此理相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