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汇艺术馆|《具象的当代性•第三回》参展艺术家-孙丁一



展览名称:具象的当代性·第三回

展览时间:2017年9月14日-10月8日

                    周二至周日 9:00-17:00

展览地点:徐汇艺术馆,淮海中路1413号

策展人:傅 军

主办单位:徐汇艺术馆

参展艺术家:白璎、崔彤、林森、刘鹏、石至莹、孙丁一、王大志、肖敏、徐巍、徐增英、张晨初

孙丁一

男,201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八零油画学社理事,现工作生活于杭州。

自述

我的学习经历相对有些复杂,在读初中的时候就被父亲带着来到杭州城乡结合部学习素描与色彩,不同的假期呆过不同的画室。这样一段相对被动的学习过程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在经历了两次高考后,我去到云南学习,这一学习过程跨度有些大,大到我发现自己手头的那点功夫完全对付不了那里暴烈的阳光以及鲜红的大地。在面对着远方与脚下一样清晰可辨,妖艳无比的风景时,你就会发现所谓的高级灰在这样的世界是不存在的。而恰恰是这一独特的视觉体验使我明白为何类似于云南重彩画这样的艺术形式会显得那么自然而然,才会使得生长在这里的艺术家更愿意去亲近二十世纪表现主义类似于科柯施卡那样的绘画形式。

在四年的学习生活中我第一次开始去尝试使用较为饱和的颜色去描绘身边的一切事物。即使是现在我依旧延续着当时较为平面化的、在他人看来也许略显“艳俗”的用色方式。

近年来我又回到了杭州继续着我的学习生活。在不同的生活经验比对之下,那些理所当然的早已钝化的了知觉体验又一次在身体的每个细胞间弥散开来。江南有她特别的温润气质,那些可以笼罩一切的氤氲模糊了事物的边界,这样的生活体验再次使我惯常的表达方式变得捉襟见肘。而如同加缪所说的:“我以我全部的行动依恋着这个世界,我以我全部的怜悯和感激之情依恋着人类。一种深刻的思想是不断发展的,吸收生活的经验,并在其中形成。”在最简单的日常之中,我越来越期望放弃那些无用的套路,主动地去知觉那些生活中的最为简单却非做不可的日常状态。我开始描绘那些一同在林中小径上游荡着的人们;一次在游乐场中的假日体验;又或者球场上那些三三两两的少年。每日的烦恼和欢乐往往寄寓着某些更为深刻的含义。

我喜欢加缪的小说,是因为他表达方式的普通、平凡与琐碎。小说中那些平淡无奇,无所谓对错的结局,才是现实而清醒的生活写照。相对于宏大叙事式的表达方式我更愿意去欣赏看似无意义的平实而简单的生活。绘画对于我来说依旧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画布变成了我与这个世界的关联方式,言语的匮乏又使这样的空白在彼此间形成了巨大鸿沟。而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生活永远先于意义,一切荒诞都只是真实生活的开端,糟糕的画面仍旧等待着你去和它较劲。活着必定伴随着创造,有窘迫才会有欢乐,我想绘画之所以有意思的地方即在于此。

孙丁一


《上海自然博物馆》布面油画

166x141cm 2016

《游乐场》布面油画

160x130cm 2016

对话艺术家

问:具象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艺术表达方式,你觉得如何才能体现出一种当代性特质?

孙:生活世界本身就具有历史意义,在人与社会的交互关联之中,绘画是一种自然而然被牵引带出的表达方式。伯纳德·毕费曾说过:“具象是无限的。”无限所指涉的是自然本身以及每一个个体在通过视觉的感知和对于图像阅读所具有的开放性、独特性以及丰富性。在我看来艺术家很难超脱个人所依存的世界与时代进行完全抽象地表达。在面对真实的生存境遇,具象绘画是面对当下自由选择与阐释最直接的方式。

问:在当代的背景中,你觉得具象艺术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孙:具像艺术的刻板印象是写实绘画,年轻一代在形式语言的接受与表达方式上往往更为简洁趋于平面且碎片化,在这样一个图像时代,具象绘画如何去归纳这样一种不同于以往的观看方式以及对于绘画本身的形式语言与表达方式的扩充,是青年一代艺术家值得思考的问题。

问:你是如何看待具象艺术的未来的?

孙:加缪曾说过:“我以我全部的行动依恋着这个世界,我以我全部的怜悯和感激之情依恋着人类。一种深刻的思想是不断发展的,吸收生活的经验,并在其中形成。” 具像艺术依然具有更为开放的空间,具象绘画是自我关照与回应自然的方式,在这样的领域还有太多的惊喜等待我们去发掘。